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横眉冷对的永久博客

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赵丹阳:毕福剑落入窘境的四条重大原因  

2015-04-10 20:02:50|  分类: 众说纷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赵丹阳:毕福剑落入窘境的四条重大原因

标签: 社会 文学 生活

 

  老毕出事了。

 

  我在第一时间写了一条微博:请不要对毕姥爷落井下石吧!在这个“压力山大”的社会里,谁都会有一两句牢骚不满,谁都会怨几句政府!只要是一个有血、有肉、有思想的人,谁都有可能沦为“老毕”。

 

发完之后,立时得到了二百次的转载量。

 

正在我为自己的影响力之大而洋洋自得之时,老朋友徐东的“鬼影”悠然闪现。

 

我惊惧起来,知道他这个向来不屑轻下判断的大哲人准没有好话。

 

果然,他对我失望的摇了摇头,十分凝重的说:“你的智商终究只有这种程度!”

 

我想要发出咒骂,却被他又一次打断:“我不希望你做一个为情绪左右的盲目份子或者哗众取宠之徒!希望你能结合这两本书,对‘毕福剑’事件做出一个公正客观的评断!”说罢,绝尘而去。

 

 丢在我面前的是前一阵子京畿地区最为畅销的两本书,一本是魏朝郎中鱼豢私撰的《魏略》(因为‘品三国’而走火),一本是安东尼-刘易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《批评官员的尺度》。

 

起初,我的确有些不忿,但考虑到“夫良药苦于口,而智者劝而饮之,知其入而已己疾也”,还是用近两天的时间读完了这两本书的四分之一。而我对“毕福剑”一事的评断,也由此改变。

 

其实,但凡一个知名人物能够落入窘境,都不可能单单是他在一时一地的某一个举措所能决定的,那充其量可以作为事件的导火索。更深层次的原因,就要归结到个人与社会这两个方面来。

 

先谈个人。我觉得老毕他活了一大把年纪,他把三个最浅显的道理没弄明白。当然,我讲的这个“理”是能够学以致用、修身处世的“智理”,不是什么“伟正光”的假道学。

 

 第一,不懂得“利居人后,让名远害”。

 

 《群书治要》中有一句话讲得非常好:夫利,百物之所生也,天地之所载也,而有专之,其害多矣!

 

这个话搁到今天来讲,是个什么意思呢?就是劝谕那些个成功人士,你追名逐利可以,谁都喜欢名利。司马迁在《史记-货殖列传》中就明确表示“想要获得金钱和名誉”,那是潜藏在人性中的一种本能。但是对于这种本能,我们正常人是应该把它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呢?还是应该只顾自己,将其无限放大,直至影响或损害到别人呢?

 

我想不管是齿德俱尊的儒者,还是熟谙世味的智者,都会选择前者。你看历史也是这样,范蠡遁,而成“三致千金”的陶朱公,富可敌国;文种留,遂成剑下冤魂;张良辞,而得以全身;韩、彭贪,而有俎醢之戮,千古留冤。 

 

范蠡为什么要“遁”,张良为什么要“辞”?除了顾虑“狡兔死、走狗烹”那套,还有一条十分重要的原因——“居官则至卿相,此布衣之极也,久受尊名,不祥”。说白了就是好处不能独享,得给别人留一些;位置不能久占,得让有才能的人换上来。风水就要轮流转嘛!不然的话其它的兄弟是要有意见的,是要骂娘的!

 

再回头看看老毕,自19896月开始,就正式担任中央电视台文艺部任导演,此时的他,还不过三十出头,可说是少年得志!1994年参加大型电视连续剧《三国演义》拍摄,任主摄像之一。1997年创办《梦想剧场》栏目,任制片人,兼节目主持人,可谓“宠光无限”。20111008日,又被聘为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授,紧接着,被搜牛网及多家大型媒体聘为形象代言人。这还不算,更连续四次成为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主持人,主持春晚的工作。

 

我们不能贬斥他憨厚、幽默的台风,也不能否认他跌宕昭彰、独超众类的主持风格,但是再好的主持人,也禁不住观众二十五年如一日的观看吧?!

 

更为重要的是,老毕及其几位亲密战友的活跃和央视“用人必须用到死”的风格,已经造成官方媒体主持人选拔的严重垄断。早在五年以前,传媒大学和周边的几家院校就有过零星的闲言碎语:“什么好事都是一家的吗?到了该退休的年龄还赖在那里!”“每年都是那几张面孔,让我们看挺尸吗?”“不让年轻人出头,长期霸控舞台的人不得好死!”…………

 

在这种舆论态势下,倒是也有几位和老毕关系不错的主持人半开玩笑似的表示:太累了!实在干不动了!再干两年就坚决退休!

 

可惜只是装孙子!

 

在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”的当下,就连屁大点的副股级干部都有人打破了头往里争,更何况是年薪过百万的央视主持人?!

 

老毕也不想想,自己都年近花甲了还带着“主持一哥”的头衔在舞台上晃荡,自己的同事和那帮憋着上位的小年轻能不时时刻刻盯着你、盼着你出错吗?能不逮住机会往死里整你吗?

 

不光是老毕一个人,其它大牌节目主持人也一样,如果能够火个十来年就自动隐退,把好的位置也让给别人一些,不干那些狗尾续貂、画蛇添足的事,也不会在自己寿终正寝之前闹出什么绯闻和糗事了!

 

听到这儿有些人就要反问:真可笑!老毕又不是什么大老虎!有些人能力和品德比他更差,不仅没自动隐退,还打算让子孙世袭罔替呢!你咋不说啊!简直是挑柿子捡软的捏!

 

我也可以对此郑重表态,我这话不光是对央视节目上的“提线木偶”说说而已,也是在对一些利益集团说!

 

多藏厚亡,故知富不如贫之无虑;高步疾颠,故知贵不如贱之常安——是每一个人都该铭记于心的!否则纵使你是皇亲国戚,也终有被历史的车轮埋葬的一天!

 

第二,不懂得“道不同不相与谋”。

 

在如今主流思想的舆论阵地上,活跃着三批维护不同话语体系的人物。他们或赞同西化,或固守马列,或力求中道,恰如三足鼎立!

 

我们常说“人与人之间要换位思考,互相理解”,但这是有一定的范围和前提条件的。这句话默认的大前提是双方必须在同一个圈子里面,志趣也要相投才行。

 

吴质虽然才学通博,却不可能夸赞蒋琬的出类拔萃;费祎虽然正直敢言,也不能夸赞曹丕的“览照幽微,才不世出”。这是由于双方所站的政治立场不同,认同对方的价值,等于扼杀自己的信仰。

 

所以说如果处在周瑜的立场,遇到愁苦想喝喝酒,就该找吕蒙、陆逊等人来陪宴;处在曹操的立场上,遇到烦心事想发泄,便该找郭嘉、程昱来倾诉。这才合乎情理。    

 

老毕他就不是这样,他发泄情绪的时候丝毫不考虑:坐在你周围的人和你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吗?信仰和利益立场都一致吗?

 

说实在的,老毕这顿饭吃的也算别开生面了!三个派别的人几乎都来了!他自己却懵然不知,还在那里肆无忌惮的进行“恶搞”。不仅“恶搞”,甚至还希望在座的大家都认同他的“恶搞”。这就等于是诸葛亮在跟曹叡发牢骚:“你看,我六出祁山,未得寸土,压力巨大,有负先帝,我可咋办啊!”

 

那人家曹叡只能劝你自杀嘛!

 

我们从老毕的这件事上,要始终铭记三个教训:

 

 其一,找人喝酒、发泄、聊天,要确保对方一定是自己圈子里的人!

 

 其二,遇沉沉不语之士,且莫输心。这是说对阴沉寡言之辈,不应立刻推心置腹。

 

 其三,见悻悻自好之人,应须防口。这是说对刚愎自用之人,要出语谨慎。

 

 此外,还应注意,与人者,与其易疏于终,不若难亲于始;使人有乍交之欢,不若使其无久处之厌。

 

 亦即与他人交往,与其最后轻易地疏远分手甚至反目成仇,不如起初慎重一些,不轻易让他人亲近;使他人感到结交之初的快乐,不如使他们没有长久相处的厌烦。

 

第三,不懂得“世事如棋,谋身清素”。

 

俗话说:无事常如有事时,提防才可以弥意外之变;有事常如无事时,镇定方可以消局中之危。

 

起先,老毕并没做到“无事常如有事时”,已自失了一着。事情出了之后,慌不择路,就更显养气功夫不佳。

 

众所周知,物莫大于天地日月,而子美云:“日月笼中鸟,乾坤水上萍。”事莫大于揖逊征诛,而康节云:“唐虞揖逊三杯酒,汤武征诛一局棋。”事故再大,毕竟无“揖逊征诛”之祸。这个时候,最需要的就是镇定自若、判察形势。具体来说,有三件事情绝对不能做:一,不要急于自辩,因为有些事情是越描越黑。二,不要去道歉,道歉是无济于事的。真心支持你的粉丝不会因为你的一言之失,就背弃你,仇视你的人也不会看见你道歉就以为你“从善如流”。三,不要去找人通关系。这个时候,往往你找到了谁,就是害了谁。

 

有两件事情很该做:一是责令粉丝稳定网络舆情,二是寻找证人,还原当时对话资料的全貌。

 

任何人说任何一句话,都不可能脱离当时的场景和语言氛围。不过是一场聚会而已,竟然可以钓出老毕“侮辱戏谑领袖人物”的言辞!那么,在先前抛砖引玉、转移话题的人物又是谁?还有哪些人也说了同样“大逆不道”的语录?!假使可以牵扯进当今的一两个关窍人物,届时再以检查的形式公诸于众,又何必害怕会被责备?

 

事到如今,老毕是该做的一件没做,不该做的至少做了两件,闹得里外不是人。

 

尾声:以上只列举了毕福剑落入窘境的三大个人原因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社会原因,也得提一提。话说五代唐明宗时,大理少卿康澄上疏陈述,说国家有六种祸患实堪忧虑,分别是贤人藏匿、四民迁业、上下相循、廉耻道消、毁誉乱真、直言蔑闻。 

 

这其中尤以上下相循和直言蔑闻最为酷烈!何谓上下相循?就是古时候的帝王他治理天下,有好多事他不好明说,于是就暗中利用权术驾驭臣子,表面上还装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!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!为了应付这套权术,于是乎臣子也不得不练就一身双重人格,以求自全!君臣之间不能坦诚相待,自然就会变生肘腋!

 

毕福剑式的主持人们,一个个都是台上台下表里不一。但归根结底,还是一些领导人物使用帝王之术所迫。若不从根本上改变“外儒内法”的治理模式,单单惩罚一个毕福剑,只会加重老百姓的精神分裂而已!

 

作者:赵丹阳  九零后  半知名作家  QQ:79448736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