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横眉冷对的永久博客

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引】【评嚷札记(7)】猜猜谁来查水表  

2014-09-17 20:55:28|  分类: 不是童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单口相声 于 2014-8-14 8:59:21 发布在 凯迪社区 猫眼看人
    “砰砰砰,买卖银在家吗?”

    谁这么一大早就来敲门呢?睡得正香,懒得起来开门。上次听从崔书记的巧妙安排去买了一百注彩票,意料之中果然中了大奖。先登报纸发消息说某人独中百注大奖,吊起老百姓的各种羡慕嫉妒;跟着过几天再说至今无人前来领奖,引发人们的各种猜测;最后时刻化妆领奖,当场捐赠万分之一给受灾老区,匿名接受采访,痛说苦难家史,感谢不劳而获,编故事发稿子。经过一系列老套路的流程之后,实际到我手里也就是总奖金额的千分之五。

    但这对于我,一个刚刚从天朝移民来棒国的单身年轻人来说,已经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了。为了掩人耳目,我到处散播说天朝老家搞拆迁,父亲不小心被自焚了,叔叔大爷在上访的时候因为口渴而喝了农药,虽然解了渴但还是被拘留了。几番生死折腾终于换来了部分赔偿款,家人为了把财产转移海外,于是就把钱给汇给了在棒国的我。以这个名义,昨晚请了几个同事去喝酒,我喝高了,醉的一塌糊涂!

    “砰砰砰,买卖银,买卖银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谁啊?稍等一下。”我边说边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查水表。”

    查水表?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,立马酒醒了一半。以前电影里抓黄牛党,电视新闻上抓坏蛋,不都是以查水表的名义把门骗开的吗?难道这么快我们骗彩票巨奖的事就暴露了?不应该啊,钱又不是我一个人拿的,崔书记和夏主任跟我说过,这种事不是几个人就能完成的,需要强大的团队配合。棒税务、棒工商、棒公证处、棒体委、棒计生委等等所有有关部门,就连居委会主任李万姬大妈都没落下,方方面面都打点到了,不可能是一时疏忽大意少拜了一个庙门被举报了?不会,绝对不会,崔书记他们都是老手,干这个又不是一次两次,非常有经验都习惯了,不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,买卖银快点开门啊。”声音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们搞错了吧?我家的水表在楼道里,屋里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来了,这似乎是棒纪委萧绵湖书记的声音,以前我采访过他。“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清贫太廉洁”这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就是他的原创。这么重要的部门领导亲自上门查水表,看来确实是被抓住了把柄。不对啊,崔书记是当着我的面给这些要害部门的领导把现金装在袋子里的,他不会是做场戏给我们看,然后独吞了吧?不会,崔书记是个严谨的人,他不可能会因贪图小利而自毁前程。那萧书记亲自上门是为什么呢,是不是嫌分的钱太少,来找我核实一下情况?也不会,他跟我既不熟悉而且拿的还是大头,不可能亲自冒险来我家微服私访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,买卖银你磨蹭什么呢?快点把门打开。”语气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我家的水表真的不在屋里,不信您在楼道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赶紧开门,让我们进去你家看看吧。”领导有些强硬了。

    不能开门呀,我刚刚因为干妈的事被双规教育后放出来,在新闻战线上还没大展拳脚,再说我至今还是单身,今后还有美好的生活等着我呢,万一被抓走,全都完了!可是不开门又能怎么样呢?别说初一十五了,今天我都躲不过去。估计门外两侧站的都是武警,手里拿着破拆器,两个人一抡我这破门都得散了架。哎,想不到我买卖银这么命苦,头一次干坏事就被绳之以法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!常言道:不做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门。现在大清早的就来敲门,我能不胆颤心惊吗?

    崔书记啊崔书记,你可是把我害苦了。你们的妻儿老少、万贯家财都在美帝,自己赤条条留在这里为人民服务,我怎么能跟你们比呢?你们的后台硬,都是根红苗正的老领导,我一没根基二没资历,这要是把我抓走,三将军还不得下令将我用重机枪突突外加犬决啊!唉,后悔当初没有抢着去给萧绵湖书记送钱,可这也不愿我啊,作为一个小集团的新人,我去送钱,他也不一定能收啊!都是有共同利益追求的人,谁知道你们之间还有路线问题啊?我要是站在萧书记的队伍里,那今天带队上门查水表的就有可能是崔书记。我这小人物这不就是闲得吗,跟你们掺合在一块儿干嘛呢?老老实实效忠三将军,勤勤恳恳弘扬主体思想不是挺好的嘛!

    “砰砰砰,买卖银,我看了你家的水表确实是在楼道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查完了就走吧,我继续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得把门打开,楼下说你家卫生间漏水,我们进去看看。”语气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虽然紧张,但还是忍不住笑了:“我家是一楼,下面也没有地下室。”

    还是同样的套路,还是软硬兼施的态度,棒纪委的招式还没有与时俱进。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,看来不开门是不行了。此时,屋内除了我的心跳,一片死寂。喉咙很干,呼吸都觉得是个负担,与其在恐惧中等待,不如早点做个了结。我决绝地看着窗外,想不到住在一楼都是个错误。当初要不是担心做记者工作经常加班,怕深夜回家打扰邻居而选择了一楼,要是像前棒法院的李院长那样住在29楼就好了,飞身一跃,一了百了。虽然李院长摔得跟肉馅似的,但他保护了家庭、保护了战友、保护了组织的美名还是广为流传。

    我仿佛听到了重机枪的嘶吼,看到了一条条向我扑来的恶犬,我绝不能坐以待毙。刹那间,我做出了一个决定,飞奔到床头,拿起床头柜上的安眠药一口气整瓶都吞了下去,又到卫生间端起洁厕灵,咕咚咕咚一饮而尽!永别了,敬爱的三将军!永别了,伟大富强的祖国!此刻我反而平静了,闭着双眼倒在沙发上,坦然等待着大将军和二将军的召唤。

    “买卖银,你到底在屋里干什么呢?”催促声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不能就这样带着遗憾走了,还有个心愿未了呢。微微睁开眼睛,缓缓地拿起遥控器,摁开了影碟机和电视,最新一期的《老金不着调》还没看完呢,要不见了大将军和二将军我没法交待啊。要是早有这么好的节目,二位将军也不会英年早逝,说不定现在已经四世同堂了。“各位猫友大家好,欢迎收看老金不着调,思密达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,买卖银,你怎么又看上电视了?开门啊!”萧书记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咦,好像是《老金不着调》。”怎么是个女人的声音?

    来抓我怎么还带着女人呢?是不是来了解以前干妈她们棒红会的事?嗯,有可能。反正干妈落马了,找我来凑点材料,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在她身上,这样对谁都有好处,这也是各个部门心照不宣的潜规则。也许刚才真的是我想得太多了,他们来找我无非就是再聊聊我跟干妈那些生活作风方面的事。这有什么啊,我是属于年幼无知一时糊涂,中了干妈的老美人计,贪图享受失了身而已。想到这儿,我似乎又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,买卖银你快点,再不开门我们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

    要走?果然是没什么大事。我挣扎着起身把门打开了,还没容得我说话,萧书记一个箭步就冲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。刚刚关上门,萧书记就把我拉到里屋,压低声音说:“买卖银,干嘛不早点开门啊?”我说:“我不知道是您能来我家呀。”萧书记看了看我的床上没有两个人睡过的迹象,继续神神秘秘地说:“这是个秘密,我不能暴露身份。你现在还是单身,工作又那么忙,个人问题组织上不能眼看着不管。她是我给你介绍的未婚妻,你们赶紧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萧书记,您把我都弄糊涂了。”我一头雾水,看了一眼那个姑娘,眼熟,这不就是萧书记的女秘书吗?以前见过一面,觉得她长得特别标志,就跟电视台的女主播似的。同事们都说让我别打她的主意,否则后果很严重!今天这是怎么了,我不是在做梦吧?

    萧书记一脸难色:“买卖银,这是我的女秘书没错。你知道我们当领导的都是苦出身,走上领导岗位之后一心扑在工作上,很少回家。领导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我被轰隆隆的雷声震晕了,当我醒来的时候,才发现她躺在我身子下面。”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然后用凄楚迷离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位德高望重、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啥也没干,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怀孕了。”萧书记还在娓娓道来。我这才想起来又看了一眼他的女秘书,正在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腹部。萧书记拉着我的手,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肩膀,就像亲密无间的忘年交:“买卖银,我虽然官居高位,但还是咱们棒国的道德模范,这种事传出去的话,我不怕丢人,只是怕美帝用这个来诬蔑我们伟大的祖国,会丢了国家的脸。我知道你是非常爱国的人,又是单身,你先娶了她吧。”

    晕眩,一阵恶心,不知道是因为他说的话还是刚刚的药物起了作用。萧书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:“哟,我差点忘了,听说你们报社下个月要分房子,以你的资历恐怕是不够格。我跟你们社长是老朋友了,我们两家是世交,我父亲跟他父亲是老战友,以前都是在大将军鞍前马后效力的,跟他打个招呼,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眼前发黑,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,刚要开口,一口胆汁喷了出来。见此情景,萧书记又说:“买卖银,这个姑娘不错,各方面都很好,保你满意。以后,你们要是实在合不来还可以离婚嘛。”说着话还朝我挤了挤眼。那个姑娘轻声地咳嗽了一声,唉,可惜了一颗好白菜啊,本来是做一坛子泡菜的好材料。在我犹豫之际,萧书记再次表态:“我们的年纪都不小了,你们社长也快退休了,正好缺个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嗨,就这点事啊,虚惊一场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冲着姑娘大喊:“哎,内个谁。。。”姑娘看着我莞尔一笑:“我的名字叫。。。”没等她说完,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:“老婆,让领导先走,你赶紧给我叫救护车!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