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横眉冷对的永久博客

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“东方红”饼干。“西方黑”螃蟹。  

2013-11-19 14:28:13|  分类: 快人快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起码三十年,我们国家的很多产品,商标统统都是“东方红”。

比较恢弘的,有东方红大桥,东方红大道,东方红钢缆。比较细小的,有东方红牙膏,东方红麻酱,东方红水龙头。比较猥琐的,有东方红草纸,东方红马桶,东方红避孕套……。之所以这么多产品都叫“东方红”,盖因为有一枚伟人像太阳一样,缓缓缓缓,缓缓缓缓,从东方升起。所以无论什么东西,都叫“东方红”!三十多年前的“东方红”,与今天朝鲜的“白头山麻雀”,有得一拼!

时光倒退N多年。

那几年,咱爹下放到五七干校,背着坏分子的名声劳动改造。父亲不在机关上班,但工资还是照发的。于是咱妈就很得瑟,总是带着俺和弟弟,外出打牙祭。打牙祭之前,咱妈反复叮嘱:

第一,   千万不能告诉告诉邻居、同学,我们在外面吃了东西。

第二,   吃完了,赶紧漱口,把嘴巴里的食物香味洗干净。

第三,   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弄堂,不要有“吃饱”状。即使吃得很饱,也要装出一副

饥肠辘辘的样子。

为嘛,咱妈要做如此叮咛?

因为,在“东方红”时代,全国人民吃不饱。地主、资本家被打倒,私人物品被充公,西餐、咖啡、讲吃讲喝讲穿,统统都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,被革命群众痛打落水狗!那时,越穷越光荣!越穷越革命!谁胆敢吃得饱饱的,偶尔打一个饱嗝,那就是资产阶级的残渣余孽,革命人民必痛打之!

咱妈那时,最怕一个人:居委会田主任!虽说居委会是贵党领导下的最小机构,但是主任,却有“生杀予夺”的权利!比如哪家的资本家不接受改造、厕所没有打扫干净;比如哪家下放的孩子从农村偷跑回家了;比如哪家小嫂子趁着男人外出搞革命去了,她在家搞男人之外的男人……等。都会被居委会主任拿着高音喇叭啸叫一通!居委会大妈很壮实,很肥胖,走路呼哧呼哧一阵风。她有两个口头禅,第一句:“我家三代赤贫,根正苗红!”第二句:“我是党员,我死了身上要盖党旗的!”主任文化程度不高,居委会组织学习念报纸,经常读错字。有一次,她把“毛主席要我们虎虎生威”,“虎”字看成“屌”字,被她念成“毛主席要我们屌屌升威!”

唉,屌屌就屌屌吧!咱们别惹她!咱妈叮嘱。那时俺还小,问:“田主任死了身上盖党旗,你和爸爸都不是党员,你们死了,身上盖什么?”咱妈一个巴掌扇过来:“呸呸呸,乌鸦嘴!”片刻又陷入沉思:“是啊,假如以后我们死了,党旗不能盖,盖什么涅?”

很多年后,这个问题有了答案。俺对妈说:“老妈,你这一辈子立场坚定,不被入党,很好!虽然你死了不能盖党旗,但我保证,给你盖一条爱马仕丝巾!”于是老妈释然。

扯远了,回到正题。

在很多个星期日,咱妈带着俺弟弟:先去四季美吃一笼“东方红”汤包,再到“东方红”公园溜达一圈;下午肚子饿了,到邦可西餐厅买几只“东方红”面包;晚上,到芙蓉餐馆点几碗“东方红”馄饨。吃多了,肚子胀,找到肮脏不堪的“东方红”厕所,拉几泡“东方红”稀屎,用“东方红”草纸擦干净屁股。此时,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了,无聊的、与“东方红”纠缠不清的一天,也就过去了!

某年春天,狂风暴雨。傍晚,俺和弟弟正在灯下读书,房门猛一下被推开,俺妈浑身湿透闯了进来!俺妈用一件外套,包裹着一个貌似正方形的盒子。俺和弟弟揭开湿透的外套,呜哇!一盒铁罐装的“东方红”饼干!那时的饼干,都是零敲碎打的,用牛皮纸包着的,像这样的“东方红”盒装饼干,俺只在商场的橱窗见过!俺妈冷得哆嗦,告诉俺姐弟:“X老师给了几张外汇卷,我在华侨商店买的,五块钱!”天!那时的五块钱,是一个普通家庭两星期的伙食费,咱妈,居然就抱回一罐“东方红”饼干!

俺和弟弟,惊喜万状,把玩着“东方红”饼干盒。盒子的四面,都是毛主席。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的经典图片;依然是嘴巴上有一颗痣;依然是带着甜美笑容向全国人民羞涩挥手……。俺们打开饼干盒:黑色的巧克力饼干,有点像今天的奥利奥!咱妈分配好了:每人一天两块,吃完了洗干净嘴巴。记得给爸爸留几块——造孽的爸爸,新中国成立以后,在东方红的照耀下,他再也没吃过巧克力饼干!

四四方方的饼干盒,被咱妈藏在大衣柜的最下面——万一覆盖党旗的田主任溜达到俺家,绝对凶多吉少!晚上,邻居的声响基本听不到了,咱妈才小心翼翼打开衣柜,分发饼干。

饼干分两层,中间用蜡纸隔开一层。饼干越来越少了,已经看得到蜡纸了。终于,第一层饼干吃完了,即将揭开蜡纸了!当蜡纸揭开,咱家三口人,统统惊呆了!蜡纸下面,再也不是黑色巧克力饼干,而是零碎的、破散的、街头草纸包着的:散装饼干!

呜哇呜哇!弟弟嚎啕大哭!“我的爸爸,吃不到巧克力饼干了!”被咱妈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用枕巾塞住嘴巴!差一点,俺的弟弟,就出卖了俺家秘密:俺的亲爹,别说巧克力饼干了,也许连馒头都吃不成了!

这盒“东方红”饼干,在毛主席的四面包抄下,完成了“狸猫换太子”的游戏。

随着改革开放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(新闻联播对此句有重大贡献),很多商品不叫“东方红”了,毛爷爷销声匿迹了,很多土玩意、洋玩意、土洋结合玩意登场了!现在想找一罐有毛爷爷画像包装的东东,很难很难了!但是,“狸猫换太子”的游戏,“以次充好”的花招,中国人民,完完全全继承下来了!

比如,你去买一袋红枣:包装袋看得见的红枣,肥大油亮;拆开来,必定是瘦小的、长满虫眼的红枣!

比如,你去买一袋白木耳:包装袋看得见的白木耳,整齐划一,丰满圆润;拆开来,必定是干瘪、破碎、杂七杂八的白木耳边边!

哪怕是一碗方便面,上面的面条整整齐齐,下面,尽是散乱的杂面!

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,在“东方红”思想滋润陶冶下,多么智慧,多么聪明!

前些日子,朋友送俺一盒“汤逊湖”螃蟹。汤逊湖在武汉西边,算作“西方黑”螃蟹。现在的螃蟹都是精装的,不像从前的螃蟹,用细塑料绳子吊着,一不小心,螃蟹就挣脱了,八只钳子向着六十四个方向飞奔!精装的螃蟹,身上捆着绳子,并排坐在竹制的盒子里,放眼看去:很像政府大礼堂官员在开会!开会的螃蟹们偶尔吐一点泡沫,伸一下懒腰,动一下钳子,以证明自己还活着!

第一天,俺从盒子里拿出最上面的四只螃蟹:很壮实,女官员,起码是厅局级!蒸熟了,肚子里丰腴的蟹膏,很是好吃。第二天,俺从盒子里再拿出两只:明显的,比昨天的厅局级小得多,最多算处级。第三天,俺再从盒子里拿出两只螃蟹,娘的!越来越差,顶多是科级了,而且还是男性科级!俺预备给俺儿留几只“厅局级女官员”螃蟹的,谁料,跟当年的“东方红”饼干一样,越来越不堪!俺烦了,把正襟危坐的开会螃蟹统统倒出来——娘的!除了第一层是“厅局级女官员”,下面的螃蟹,都是地市县级、乡镇级、村镇级,甚至还有临时工!有一只无比细小的螃蟹,顶多算“居委会主任”,居然从门缝里钻了出去!

周末,俺儿回家,俺以沉痛的心情,告诉伊:“因为我和你爸没有认清形势,把最茁壮的厅局级螃蟹吃了,剩下的,都是瘦弱不堪的乡镇领导……”;俺儿嘻嘻笑了:“那么我现在,去海鲜市场,抓几只女性的,厅局级?”窝科窝科,俺连连点头,并叮嘱:“莫买盒装的,就买散的,用绳子系紧了,莫让女性厅局级干部,撒开八条腿,向着八八六十四个方向飞奔了!”

于是俺儿就去鸟。秉承中华民族优良传统:“东方红”饼干,变成“西方黑”螃蟹鸟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